宝可梦官微宣布精灵改名 但或许这是没想象的那么糟糕

0

   不管是哪个国家,国外游戏想要发售都需要经过一系列的程序,其中需要经过政府方面的审核,考虑游戏定价,以及最重要的,调整游戏的内容。

   毕竟由于每个国家的标准不一样,对应的游戏审核往往也有着不同的要求,像是有些地区不能出现涉及宗教讽刺的内容,有的地区则要求不能出现过于血腥暴力的内容等等,而为了这些规定去修改游戏内容,也成为了不少游戏公司必须经历的内容,比如宝可梦最近也碰上了这件事。

   这段时间在微博上,pokemon株式会社的官方微博发了一份通知,称从20日开始,有六只宝可梦的名字要进行修改,他们分别是“流氓熊猫”、“毒电婴”、“死神棺”、“偷儿狐”、“死神板”和“狐大盗”。

   对比他们修改之后的名字,很容易就能发现这些宝可梦之所以改名,就是因为他们的名字里有流氓、毒、死、偷、盗几个字,而像这种修改则往往意味着《宝可梦》想要将《宝可梦剑盾》送进国服过审,毕竟任天堂和腾讯合作之后,任天堂游戏就基本上成了Switch国行的主流,想要把自己独占的宝可梦送上国服Switch也是正常。

   所以面对这次的宝可梦改名,虽然不少玩家都对此表示不满,但却并没有出现那种特别大的负面影响,毕竟相比国行上线,改几个最近几代才出现的宝可梦名字问题又不大,而且这六只的影响力也不高,也不怎么像耿鬼之类的那样那样出名。

   而且反观因为审核而改变游戏内容的事,其实这一次宝可梦的修改并非那么令人难以接受,这一次他们顶多是修改了游戏当中的敏感词汇,作为本身就以全年龄为方向的宝可梦而言这种修改并不让人难以接受就是了。

   关于游戏为了过审修改从而导致玩家不满的状况也并不少见,像宝可梦这种就算比较轻度的了,之前就有很多游戏为了过审最后被玩家喷的乱七八糟的游戏、

   比如说育碧旗下的多人网游《彩虹6号》,他们当初想在全亚洲服务器里将血迹、赌博机、和各类有性暗示的内容都去除掉了。

   此外还有我们很熟悉的《英雄联盟》,在外服版本英雄被击杀,或者是有特殊攻击效果的技能当中都会看到明显的血迹,但在国内版本里血迹都被替换成了黑色的石油。当然这也不是他们一家这么干,之前的《绝地求生》也是将血迹改成了绿色的喷雾,也因此被不少玩家嘲讽。

   还有之前的《三国杀》也是一样,在一次的大概本更新里《三国杀》将游戏当中的所有“杀”字都替换成了“打”,这一套下来反倒弄出了不少新的梗出来。

   由于审核这一过程并没有个严格的标准,所以不少游戏在面对进入某个市场的时候往往都会按照本土的文化和风格进行一些修改,最后导致和原版内容往往不同,甚至会出现一堆啼笑皆非的问题,这早就成了游戏进入其他市场时所常见的问题。

   但要注意的是,这种情况也不仅仅是某一个地区的问题,在全世界范围内这样的现象并不少见,甚至是在其他国家这种修改问题会更加严重。

   比如说知名游戏《重返德军总部》,此类游戏往往禁止在德国出售,因为德国已经将纳粹行为明确的写入了宪法当中,甚至于在德国行纳粹礼都会被判刑,而在这种情况下《重返德军总部》想要在德国上架基本是不可能的。

   但开发商面对这种情况还是进行了修改,比如他们在游戏里将希特勒进行了屏蔽,实在避不开的时候就会让希特勒出来,但胡子必须剃掉,就是你可以知道他是元首,但他的形象与希特勒必须不一样。

   同样是德国,当时《CSgo》上架的时候也碰到了问题,就是德国人觉得匪徒杀死警察这事特别不正确,所以不能过审,然后V社就想办法将游戏当中的死亡动画替换了,改成人双手抱头慢慢趴在地上,接着消失的行为。

   反正不管怎么样,看着双方就特别和谐,跟反恐演习一样……

   其他国家也是一样,比如说澳大利亚几乎是把色情、毒品、凶杀、脏话等内容禁了个遍,导致各种游戏被改的面目全非,就连最喜欢进行嘲讽的《南方公园》也没能幸免,最后只得将游戏当中被和谐的部分贴了一张树袋熊的图片,并对此进行了一番嘲讽。

   关于为了过审而改游戏这种事,其实在游戏行业里面已经不多见了,毕竟各个国家对于游戏的审核制度也有所不同,为了打入市场对游戏进行一些适当修改也是正常行为,这次《宝可梦》突然宣布修改几只角色的名称虽然看起来有点矫枉过正,但毕竟也算是常规操作罢了。

   毕竟相比《精灵宝可梦剑盾》能够在国行上架这件事来讲,这点代价也不算什么就是了。